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香港牛磨王管家婆透蜜 > 正文

走上百家讲坛对阎崇年来说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为什么被打?

  1. 添加时间:2021-08-04
  2. 文章来源:未知
  3. 添加者:admin
  4. 阅读次数:

  934年4月24日,阎崇年出生在山东省蓬莱市的解宋营村,汉族人。在这个半渔半农的村子里一直生活到15岁。谈起童年,他还有很清楚的印象。那时他随着家里务农,也随着渔民出海,体会过烈日炎炎的辛苦,也见过波涛汹涌的危险场面。这些经历,对他后来的人生道路影响很大。

  2003年,央视10套的科教类栏目“百家讲坛”收视率一直在科教频道的末位徘徊,面临着被淘汰出局的危机。

  按计划,准备请12个学者分别来讲12个皇帝。当时,编导打电话给阎崇年,请他来讲第一讲,关于清太祖努尔哈赤,因为早在1983年,他就曾写过一本《努尔哈赤传》。但阎崇年自己却有些犹豫:“我不行啊,这哪讲得好啊?”回想当时的情景,他坦承并非有意推托,而是真的心里没底。“我从没有当着电视观众滔滔不绝地讲过一个小时,平常采访个三五分钟,七八分钟倒是有。所以,我最后只得对编导说,好吧,试试看。行就行,不行的话,你们给毙掉就算了。然后,我就去了。”

  没想到,第一次录播的现场效果非常好。录完以后,“百家讲坛”的编导就提出要请阎崇年吃饭。“吃人的嘴短。吃饭的过程中,人家提出要求,你就不好意思拒绝了。”

  在其后的一年多时间里,阎老先生疏淤理脉,用通俗生动而不失权威的语言,步步设疑、引人入胜的讲述方式,使清朝十二帝的形象真实而丰满地呈现在观众面前,受到观众热烈追捧,“百家讲坛”的收视率一路飙升,创下了央视10套收视率历史之最。

  很多观众对“百家讲坛”的关注始于阎崇年。在“百家讲坛,坛坛都是好酒”的口号中,阎老先生和他的《清十二帝疑案》被公认为“第一坛好酒”。

  从2004年3月走上“百家讲坛”,阎崇年已经渐渐成为一个公众人物。有人评价其大器晚成,到了70岁才声名在外。但阎崇年却认为,成功是一个过程,没有终点。

  阎崇年先生在2012年2月24日,再次开始在央视“百家讲坛”开讲《大故宫》,这是阎崇年自2004年以来第四次登上“百家讲坛”。

  阎崇年因2004年在央视“百家讲坛”讲述系列讲座《清朝十二帝疑案》而迅速走进千家万户。他凭着长达半个世纪满学研究的深厚学术功底,不仅以史料翔实。条理清晰的讲稿内容赢得了专家、同行的认可,还以深入浅出、熟稔生动的讲座风格吸引了大批普通电视观众。特别是他的“正说”定位,对当下盛行的“戏说”风形成了强烈的对抗,如一股清新的风涤荡着日益混杂的大众传播领域和历史界。

  其讲稿由中华书局以《正说清朝十二帝》结集出版后,曾长期占据各大图书排行榜的头把交椅,销售数近40万册,在社会上掀起了一股正说历史的热潮。可以说,阎崇年是国内成功运用央视这一强势媒体,将历史这一严肃科学从书斋推向大众的第一人。

  讲座播出后,阎崇年从一位书斋深处的学者变成了一名家喻户晓的明星,这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很多变化。

  大量的讲学邀请及约稿几乎让他应接不暇,到目前为止,除了西藏因家人担心他的身体而没让去以外,香港心水论,国内其他省(直辖市、自治区)都有他踏过的讲台,并数次应邀到国外讲学。

  当年,阎崇年无论走到哪儿,都有可能遇到喜爱他的观众。有一次在扬州参观,一位导游小姐认出了他,激动地丢下她的旅游团跑过去合影。

  谈及他的明星生活,阎崇年轻松一笑说,没有几个年潜心书斋的学术成果,我也不会被那么多人喜欢和认可,如果我现在在书房坐不住了,那我很快就会被遗忘。因此,他现在依然过着几十年如一日的简单且规律的生活。每天早4点起床,晚11点睡觉,中午就在沙发上打个盹。如果没有节目录制或其他外出活动,他便整日蜗居书房,写作累了就读书,读书累了就翻翻报刊。

  线日,“百家讲坛开山”、“清史头号大咖”,年届74高龄的阎崇年教授,受邀至江苏无锡新华书店,办新书签售会,读者想望风采,人头攒动。

  根据记载,现场的观众热情高涨,阎崇年很高兴,对于读者感兴趣的话题一直在互动。

  一番交流之后,阎崇年开始了签名售书,场面一直都很正常,可是轮到一个年轻男子的时候,他迅速地出手给了阎崇年两巴掌,人们都惊呆了。

  谁也没想到,有人会掌掴一个德高望重的教授,更何况阎崇年还是一个老人,谁会对一个老人下手,不过该男子并没有狠命地打,似乎只是为了羞辱阎崇年。

  最令人奇怪的并不是阎崇年挨打了,而是现场观众的反应,他们基本都没有指责这个男子,并且不少人都是拍手称快,还有一位眼镜男大骂活该,很快此事在网上也引起了轩然大波,网民们基本也是称赞该男子的做法。

  阎被打得懵圈,幸亏旁人醒觉算好,挡住行凶者,一场公然斗狠、恣行凌辱的闹剧方得以平息。

  事后,打人者黄海清,在阎崇年表示不予追究的前提下,被行政拘留15天,罚款1000元。

  本来,无端逞凶暴打欺辱一文弱老人的行径理当受到谴责,可事情的蹊跷在于:黄海清这个小人物,反藉此“一举成名天下知”,往往无数网民称许他做得对,是为“大汉出了口恶气”,甚至誉之为“掴学大师”,俨然英雄。黄海清自己,面对记者也坚称,“永不后悔,绝不道歉”————他前段时间接受采访,回顾往事,依旧表示毫不后悔。

  打人事件,已过去13年之久,仍腾出人口,被反复讨论,至今搜索网页也是铺天盖地。为何影响如此巨大,在我看来,那是因为它在当下,重开了一个用暴力解决学术分歧的恶例。

  简单地讲,是阎崇年有关清史的专业意见,让黄海清无法忍受——你不让我顺心,所以你该揍。而这场拳击,追究起来,到底是属于阎崇年言论不当自作自受,还是多年来明粉VS清粉的总爆发,这些年来也不断引起争论。另有学者易中天等则认为,这两个理由都是在“转移视线”,事件的实质,就是“赤裸裸的学术暴力”。他说,“这个时代,年轻人不讲礼貌,不讲理性,不讲道义,讲的是醉了,讲的是二逼,讲的是伤不起,讲的是拳头出真理”,令人失望,让人杞忧。

  事主黄海清,彼时30岁,安徽人,未婚,在上海从事“汉服”的制作与售卖生意,网名叫“大汉之风”,业余迷恋网络名史。当初事后,接受采访时,黄明确陈述过打人理由。他说,之所以对阎崇年动粗,并非一时冲动,而是”蓄谋已久“。核心原因,是历史观念分歧,即怎么看待明清两朝的问题。他认为,阎崇年对“清朝历史颇有褒奖”,冒犯到了他,“水火不相容”。进而推论,“他不是一个正常的人”,必须用最羞辱人的方式,直接打脸给颜色看。

  实际上,之前的黄海清就很狂热,为了跟阎“激辩”,致电“百家讲坛”无数次,可一直没收到理睬,为此愤愤不平久矣。这对黄自尊心的打击是极大的:我虽没有写过任何明清史文章,但我熟读《明朝那些事儿》,“明史”功底根本不逊专家,凭啥不让我跟你“对话”?于是,旧恨新仇齐发,加之沟通渠道受阻,满腔怒火遂化为紧攥的拳头,兑现为暴力手段,文绉绉的老人都不认得他,就稀里糊涂地饱受了两巴掌。

  数年后,黄海清发表了《我为什么要打阎崇年》一文,坚称自己没错,拒绝反省。阎崇年本人倒无丝毫愤怒表现,他对外表示,对黄海清没任何印象,发生这种事,只是“对社会精神感到悲哀”。

  具体分析,如著名的“扬州十月”,本是满清入关,在扬州屠杀了整整十日,这一篇章在历史上是极为血腥的。阎崇年在《康熙帝的志与学》中,将“扬州十日”说成文化融合,原话则是:“文化融合发展,满洲是牧猎文化;蒙古族是草原文化;汉族中原是农耕文化。蒙古的草原文化和满洲的牧猎文化融合了,但是和汉族的农耕文化有冲突。扬州十日就是这些文化中的表现。”

  再比如“大汉之风”说,阎崇年把反人类的暴行,把满清政权对汉族平民种族灭绝式的杀戮说成是文化从冲突到融合的必由之路

  这些讲解,引起了部分观众的不满,也难怪小年青会忍不住当众扇阎崇年老师的耳光。

  阎崇年该不该打”,事后十余年来一直都是热门话题。正反两派扛旗站队,互相指责,喧嚷不休至今。

  的确,阎崇年的某些观点,的确有值得商榷的地方,部分我也不敢苟同,但这不是打人的理由。

上一篇:合晚 Radio:庐州下午茶 庐州地名里的百家姓……【202181】        下一篇:中国喷浆机市场调查研究报告

最近更新